投稿SXJCMAIL@163.COM

老娘的手工月饼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5日

  每逢中秋必须得有月饼,这已经不单纯是饮食方面的考虑了,而是一种文化层面的载体。

  现在的人们不缺月饼,甚至很多人因为中秋节发的或送的月饼积攒得太多而因之生厌,于是把送月饼改成送水果或其他什么。
  月饼只有中秋节前才大量制作,一过这个时间就失去意义了,因此人们对月饼的需求也就这么短暂,远远比不上粽子,不光端午节需要,平时也需要。月饼的命运被注定了只是祭月时的牺牲,尽管短暂,但却不可或缺。
  对我印象最深的吃月饼记忆,是幼时母亲做的手工月饼。
  那是我跟母亲呆在军分区家属院过中秋,同学、邻家娃都有买来的月饼,我家穷,买不起,心里满满的失望。当时七、八岁的我很不懂事,向母亲提出了要吃月饼的要求。老爸在边防哨所带兵,过节也回不来,平时就母亲带着我,她对我有多爱啊!几乎无所不予,但在这件事上却没有办法。老家还有小弟,爷爷、奶奶的生活来源都要依靠我爸供养。母亲十二分地想给心尖上的我买月饼啊!但是不敢动这仅有的保底钱啊!她给我反复讲道理,哄我明事理顾大局,并答应我晚上亲手制作香甜的月饼。
  那时学校组织我们看了电影《啊!摇蓝》,剧中的八路军老爷爷为孩子们刻模子烙月饼,把我馋得直咽口水。那支月饼歌牢牢地盘踞在了我的心头:“八月十五月儿明啊, 爷爷为我打月饼啊, 月饼圆圆甜又香啊, 一片月饼一片情啊……”
  那时的我认为,正式的月饼就是那种用模子印出来的有精美图案的美食,咬开皮,露出五仁、玫瑰之类的馅,才是正宗的。中秋之夜,面对母亲烙的糖饼,我眼中的失望是掩饰不住的——小时候的我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呀!那夜,母亲在窗前站了许久。
  人生如梦,俯仰之间,我已“奔五”,母亲年逾七旬,真正成了老娘。生活如此美好,每年都有吃不完的月饼,我家再也不用手工制作月饼了。可是,那段老娘作手工月饼的记忆却怎么也抹不去。
  今年的中秋,二老仍不在家,他俩去西安给我弟带孩子。老娘衰弱了,印象中美丽慈祥的母亲再也恢复不了了。每次想到老娘蹒跚着脚步走路的样子,我的心里就止不住地涌出了泪水……
  (兴平市人民检察院  吴卫江  编辑:李柏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京ICP备0502626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77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新街1号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邮编710004

Copyright 2012 by wwww.sn.jc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t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