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SXJCMAIL@163.COM

我的家风故事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6日

何谓家风?家风乃家族品格的传承,家族性格的延伸,家族传统的继承。说到家风,就不可避免地谈到家族、家史、家庭。

我的祖籍位于咸阳市渭城区正阳街道黄家寨村,在秦咸阳宫遗址西北方向约3公里处,距省府西安约20公里的路程。史书记载,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迁六国后裔与四海富商十万余户安置于咸阳周边,以繁荣经济,加强震慑。上中学时,历史老师与我聊起祖籍位置时,曾确定无疑地说:祖居于此的人或为秦朝重臣,或为六国后裔,都有过显赫的家史。究竟是否如此,由于年代久远,史料缺乏,我感觉,只有等待史学专家去考证了。

听父亲讲,他年少时,每逢除夕、中秋等传统节日,祖父便会小心翼翼地在正屋的厅堂上供出写满小楷的“镛”(族谱)焚香叩首,纪念先祖,祈祷平安。此时此刻,也容易向后辈讲述家族历史以及族人往事。父亲年纪尚小,很多人物故事当时虽听得心潮澎湃,由于未曾留下文字记录,大多数的故事都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忘记了。文革时期,基于破四旧的缘故,记录完整的族谱遭焚烧而毁掉,家族的历史、甚至先祖的姓名都无处可寻了。我们所在的村子里主要有四个家族,人口约千人。之所以叫作“寨”是因为村子建有城壕,筑有围墙,具有军事防御功能。之所以叫“黄家寨”,据说是因为黄姓族人居住最早,贡献最大,产业最多。其次是姚姓,李姓,张姓。至于黄姓族人在此生活了多久,产生过什么达官贵人、名商巨贾,现在确实难以说清了。

关于家风的延续和传承,我想,如果的确可以归入家风的范畴,有以下几个方面的传承较为清晰:

一是善良。善良待人是家族的性格。我五六岁时,曾在老家短暂生活。这时,村里经常有逃荒乞讨的人造访。小孩儿看到时,大多是迅速地跑回家里,关上大门,从门缝向外窥视。这些做法,尽管有年幼胆怯的成分,主要原因大概还是各家粮食紧缺,勉强能够维持生活,没有多余的粮食接济他人。一个冬日的上午,我和伙伴们看见一名乞丐向我家蹒跚而来,就赶紧跑回家关上了大门,并赶紧把此事告诉了姑姑。姑姑当时十一二岁,稍长我们几岁。立刻跑进厨房,端出一碗清水,打开大门,双手捧给这名乞丐。乞丐接过碗后,开始大口地喝水。我仔细观察这名看不清性别、年龄的乞丐:蓬头垢面,形容憔悴,衣衫褴褛,身上沾满了干草。此时,姑姑又飞快地返回厨房,用一个碗盛着几块锅盔跑了回来。待乞丐喝完水后,又把这碗食物双手捧给了乞丐。乞丐显然饥饿难耐,飞快地边喝边吃,很快就把食物吃光了。后来姑姑又给乞丐续水加食,临走时,不仅把厨房里仅剩下的一块锅盔送给了乞丐,还给乞丐的背袋里装了一碗面粉。这时,我发现乞丐眼睛里的泪水啪啪地掉在了地上,继而嚎啕大哭不能自制。要知道,那时候粮食较为短缺,家人餐桌上的野菜也很常见。当时姑姑穿着一件带有红花的棉袄,我感觉姑姑真的很美丽、很伟大。姑姑大度施舍的事情,曾经成为街邻饭后茶余的谈资,有人私下嘲笑姑姑心地善良而不懂尺度。祖父与我们谈及此事时,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人都有潦倒的时候,帮助有困难的人是积德行善。”受此事影响,及至成年,我都是积极去帮助有困难的人,并教育我的孩子:存善心,做好事。

二是敬老。孝敬老人是家族的传统。我的曾祖父,生于1878年,卒于1971年。一生经历了戊戌变法、八国联军入侵、辛亥革命、中原大战、西安围城、抗日战争、内战、新中国成立、肃反、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等重大事件。虽经历很多磨难,却始终保持着健康、乐观的状态。听父亲讲,曾祖父能拉出很多动听的二胡曲目,高龄之时依旧耳聪目明,思维清晰。从父辈的交谈中获悉:国内战争时期,家人躲避动荡的同时保持着乐观的心态,陪老人唱戏聊天。三年自然灾害粮食严重缺乏的饥荒年代,全家人忍饥挨饿,把极其珍贵的粮食、蔬菜留给老人和孩子。十年动乱期间,家人从容应对冲击,隐瞒政治处境,报喜而不报忧,避免给老人增加思想上的压力……。我的曾祖父、祖父等都是当地有名的长寿老人。之所以长寿,除良好的心态、必要的营养外,离不开儿女们的悉心照顾。在祖父兄弟姐妹等的悉心照顾下,曾祖父以94岁高龄寿终正寝。在我印象中,家人对待长辈都能做到孝顺恭敬、和颜悦色,老人能够享受到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家族中人不管从何职业,身处何方,不论做官、经商、读书、打工、务农,与人交谈皆能恭敬谦让,举止得体,绝无恶言伤人者。听祖父讲,先辈有人做过清朝的大员,回村省亲时也是村口下轿下马,步行入村,主动招呼亲邻,绝无骄奢之气。归省期间逐家拜访长者,言语谦和恭敬。孟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思想,在此得到较好的体现。或许是受家风的影响,不管工作有多忙,思想压力有多大,陪母亲散步、聊天,帮母亲打洗脚水、剪指甲已是我的生活习惯。

三是修德。修德自律是家族的习惯。听父亲讲,祖父朋友中有两位特点较为鲜明:一个富有,是饱学之士,黄埔军校毕业,做过军官,因受伤而退役;一个贫穷,目不识丁,系贫下中农,家贫如洗,给人打工为生。两位朋友时常到祖父住处和祖父一起喝茶、下棋、聊天。父亲年少时,不喜欢后者,而祖父对朋友并无二致且一以贯之。文革初期,一个盛夏的上午,十几名红卫兵突然闯入,鼓动群众批斗揭发祖父的罪行。祖父虽为国民政府工作,但没有做过危害乡邻的事情,且口碑甚好,故此并无群众响应。他们盛怒之下便命令祖父站在炙热的太阳下反省,并不断提示祖父:揭发敌特可以“立功赎罪”。祖父在炙热的太阳下站了七八个小时,水米未进,虚汗淋漓,脱水严重,生命悬于一线,也没有为求自保而揭发诬陷他人。尽管如此,周围群众也没有人敢替祖父说情。危急关头,祖父的穷朋友挺身而出,不惧风险为他送水救命,祖父因此才脱离了危险。祖父讲,能逃过文革这一劫,是因为自己善良处世,真诚待人,没做过亏心的事。我的二爷(祖父的弟弟)也是一位性格温和,恪守道义的老人。不同的是,二爷在为人民政府工作。解放后,二爷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二十余年,直到自己年事已高,无法履职而辞去职务。由于二爷做事公道,不存私心,深得群众信赖。二爷逝世后多年,很多老人提起二爷时仍感念他的为人。祖父、二爷常为我们讲述三国故事,并多次解读“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的教诲,教育我们修德律己,讲信修睦,遵守传统道德。之所以能够多次解读,我想,既来自他们的真心感悟,也来自先辈的教导传承。他们的修德律己,赢得了社会的尊重,也使后辈受益良多。

四是自强。自立自强是家族的特征。自立自强,不靠他人,在家族之中表现的极为鲜明。清史记载:同治年间发生“回乱”,由于事发突然,准备不足,陕甘汉人,被暴乱屠杀约2000万。关中平原是暴乱的重灾区,二十六县汉族知县均被杀害,汉民被杀逾410万,几被屠杀殆尽,幸存者不足十分之一。一时间风声鹤唳,人心惶惶。由于关中兵力枯竭,外援不足,自保乏力,部分官吏弃城逃命。危急关头,先辈黄芝桂振臂一呼,招募乡勇,挖壕筑寨,保护妇孺,组织精壮,斩木为兵,抵抗暴乱,使数十倍于己的暴徒无法前进,虽最终血战而死,却保全了大部分族人,使家族在暴乱中幸存,也创造了暴乱核心区域民众成功自救的奇迹。内战期间,兵荒马乱,社会动荡不安。祖父兄弟两人购置武器藏于家中,与乱军周旋。解放前夕,粮食奇缺,耕牛被抢。祖父一人怀揣利器,深入匪穴,怒斥匪首恃强凌弱,人格卑鄙,令人不齿。竟使匪首自惭形秽,赔礼道歉,退还耕牛,保全了全家的生计。文革期间,由于祖父曾在地方国民政府任职,文化课与体育课成绩全优的父亲未能应征入伍。但是父亲没有怨天尤人,而是远离喧嚣乱世,潜心读书。到中学任教后,父亲读遍所任教多所中学的数万本藏书,恢复高考时,便以优异成绩考入大学。在大学任教后继续潜心研究,著书立说,教书育人,经过长期积淀,成为所研究领域具有一定知名度的专家学者。正是受到先辈这种自立自强精神的影响,我高考落榜后没有轻言放弃,而是激励自我,刻苦学习,不断进取。大学毕业后我坚持不懈,陆续取得两所名校的硕士、博士学位,一步步实现新的人生目标。

我相信,善良、敬老、修德、自强等家风,绝不是一个家族的家风,而是关中无数家庭的传承,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传统。这些家风,深深影响着我,感召着我,激励着我。我也乐意作为传承者,将它传承给我的孩子。正是因为家风的传承和延续,我们一代又一代保持着家族的性格和特征,使良好的性格和特征得到延续,也不同程度地影响着自己周围的人。交往的友人多了,认可接受的多了,良好的社会风气也就形成了。

(作者: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二处  海燕  编辑:王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京ICP备0502626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77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新街1号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邮编710004

Copyright 2012 by wwww.sn.jc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t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