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理论探讨 您的位置:首页>理论探讨
帮助藏匿肇事车辆的行为应该如何定性
帮助藏匿肇事车辆的行为应该如何定性
2017年11月02日   华阴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一、案情简介:

2017年6月9日1时许,员某驾驶一辆黑色丰田小轿车由北向南行驶至花园宾馆门口处,将前方同向行驶的骑电动踏板车的于某碰撞,致其死亡,造成交通事故,员某驾车逃逸。随后员某给驾车同行的孙某、杨某打电话说其驾车将人碰撞,并让孙某去现场看情况。孙某随即和杨某赶到现场,发现于某已被120接走。随后,员某让孙某、杨某驾车到某处,并告知要去放车,中途因员某害怕以致不能开车,便让孙某帮其驾驶肇事车辆。后员某让孙某将肇事车辆开至某处放好,三人驾驶另一辆车离开。第二天,公安机关抓到犯罪嫌疑人员某后,根据员某的交代,找到了肇事车辆。

本案审查过程中,在对于孙某的行为如何定性的问题上,出现了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孙某帮助犯罪嫌疑人员某藏匿肇事车辆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符合《刑法》第307条第2款的规定,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虽然孙某确有帮助犯罪嫌疑人员某藏匿肇事车辆的行为事实。但《刑法》第307条第2款规定,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为情节犯,即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的行为,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才能构成本罪。所谓情节严重,根据学理的解释,主要指动机卑劣的;多次进行帮助的;帮助重大案件的当事人;因其帮助行为导致诉讼活动无法进行的、中止的;造成错案的;影响恶劣的;等等。本案中,孙某虽然帮助交通肇事罪的员某藏匿肇事车辆,其犯意的提起、行车的路线、藏匿的地点都是员某提出的,孙某仅是在员某的指引下将肇事车辆开到指定的地点,且第二天公安机关就对该车辆予以提取。因此,孙某的行为情节上未达到法律规定的严重程度,不构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

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认为孙某的行为无论从动机、目的,还是效果、影响方面,都不足以达到严重程度,其行为不构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

(作者:华阴市人民检察院 刘媛丽 编辑:王瑾)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