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理论探讨 您的位置:首页>理论探讨
浅谈以“蹭吸”为目的的代购毒品行为之定性
浅谈以“蹭吸”为目的的代购毒品行为之定性
2017年10月18日   本站原创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案情回顾】

2016年10月21日,犯罪嫌疑人贾某受吸毒人员黄某之托,(黄某出资200元)从贩毒人员杜某处购买1克冰毒,后贾、黄二人在某酒店房间内共同吸食;次日,黄某再次出资并请求犯罪嫌疑人贾某为其从杜某处购买200元冰毒,后两人共同吸食; 2016年10月30日,犯罪嫌疑人贾某又受黄某之托(黄某出资)从杜某处购买5克冰毒,后二人在某酒店房间内共同吸食毒品时被民警现场抓获。案发后,犯罪嫌疑人贾某辩称其为黄某代购毒品仅是为了免费“蹭吸”毒品,并未从中牟取到利益,该贾认为其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在对贾某的行为定性之前,需对“蹭吸”的概念作以解释。笔者认为,所谓“蹭吸”是指代购者以自身吸食为目的,从托购者处收取少量毒品作为酬劳的情形。“蹭吸”本身不是一个法律概念,而是侦查人员对一种事实行为的称谓。司法实践中,对代购“蹭吸”的行为存在不同的认识甚至分歧,有些做了入罪化处理,有些则做了无罪化处理。

根据2008年1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案件工作座谈会议纪要》(大连会议纪要)的精神,代购行为要构成贩卖毒品罪,必须以牟利为前提。对于贾某这种代购“蹭吸”行为该如何定性,重点在于判定贾某的“蹭吸”行为是否属于牟利。目前,无明确的法律及司法解释对代购“蹭吸”是否属于牟利做出明确的规定,司法实践中也对这一问题存在较大的争议。《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武汉纪要)对毒品犯罪中的“牟利”作了具体规定:“行为人为他人代购仅用于吸食的毒品,在交通、食宿等必要开销之外收取‘介绍费’‘劳务费’,或者以贩卖为目的收取部分毒品作为酬劳的,应视为从中牟利,属于变相加价贩卖毒品,以贩卖毒品罪定罪处罚。”显然,若按照该《武汉会议纪要》中的相关解释来严格界定“牟利”的概念,贾某之代购“蹭吸”行为并不是牟利。

【意见分歧 】

以“蹭吸”为目的为他人代购毒品的行为是否构成贩卖毒品罪,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相反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为他人代购仅用于吸食的毒品并“蹭吸”的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该种意见认为,以“蹭吸”为目的为他人代购毒品,其根本目的是为了满足自身及托购者吸食毒品的需求,此种“蹭吸”行为不能认为是“从中牟利”,加之贩卖者主观上不具有贩卖毒品的故意,其代购“蹭吸”毒品的行为并未促进毒品在社会生活中的流通,仅用于自身吸食、消耗,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并且其客观上也没有贩卖毒品的行为,因此不宜将这种代购“蹭吸”行为认定为贩卖毒品罪。此种意见还认为倘若以吸食为目的的托购者构成立非法持有毒品罪,而对“蹭吸”的代购者认定为贩卖毒品罪,明显处罚失衡。

另一种意见认为,“蹭吸”也是非法获利、获得好处的一种表现形式,免费吸食毒品本身就是一种变相牟利,应当纳入牟利的范畴。该意见认为“蹭吸”行为牟取的虽然不是直接的金钱利益,但却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利益,并且使得代购行为具有了有偿性,代购者从中收取部分毒品作为酬劳,就应当视为从中牟利,尤其对于多次“蹭吸”甚至以“蹭吸”作为代购毒品的主要目的的,因其行为具有惯常性,应当认定为从中牟利,并且代购毒品者明知他人贩卖毒品却仍为其提供帮助,将毒品转移给购买者,在毒品买卖双方之间起到了帮助作用,其主观上希望毒品买卖双方交易行为成功,在客观上促成了毒品交易,所以此种“蹭吸”的代购者宜认定为贩卖毒品罪。

【笔者意见】

笔者认为,应当结合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案情对“蹭吸”行为进行分析定性。虽然《武汉会议纪要》中并未将“蹭吸”作为牟利的情形之一,但笔者认为可以结合案情相应的将《武汉会议纪要》中对毒品犯罪中“牟利”的规定基于立法精神做适当的扩大解释。

对于代购之前就有明确约定以少量毒品作为报酬,或代购者主动提出要求获得少量毒品作为报酬,亦或为了“提成”毒品而帮助吸毒者购买毒品的,可以认为是从中牟利,当然如果代购者在购买毒品后私自截留或克扣部分毒品作为报酬的,毫无疑问是从中牟利。

对于代购之前没有特别约定以部分毒品作为报酬,而事后买毒者分给代购者部分毒品的作为报酬的,因不符合故意犯罪主客观一致的要求,一般原则上不应认为从中牟利,不以贩卖毒品罪定罪处罚,但例外情况可以对“蹭吸”行为定罪处罚,如对于代购者与托购者之间已经有过多次合作,两者有事后分毒的默契的,可以认定代购者是以牟利为目的的从事代购行为,宜认定为贩卖毒品罪;再如多次从同一卖家处为他人代购毒品而后“蹭吸”,代购者在客观上为贩卖毒品者提供了帮助行为,这种惯常性代购“蹭吸”行为的危害性远大于偶尔的代购“蹭吸”,可能与上家构成贩卖毒品罪的共犯,也宜认定为贩卖毒品罪。

结合本案案例来看,通过证据显示,犯罪嫌疑人贾某多次从杜某处为吸毒人员黄某代购毒品并“蹭吸”毒品,其实质上是通过惯常性代购行为来满足自身的“蹭吸”目的。贾某的行为在客观上为杜某贩卖毒品提供了下线,且贾某作为代购者与吸毒人员黄某之间已经有过多次合作,二人之间也有事后分毒的默契,所以可以认定代购者贾某是以牟利为目的的从事代购行为,因此,对犯罪嫌疑人贾某应以贩卖毒品罪定罪处罚。

     ( 作者: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检察院 屈京 编辑:祝长英)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