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理论探讨 您的位置:首页>理论探讨
一位检察官开展扶贫对象精准识别工作纪实
一位检察官开展扶贫对象精准识别工作纪实
2017年05月04日   镇安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镇安县人民检察院包扶的贫困村是本县青铜关镇兴隆村,这个贫困村目前的贫困户是125户,加上前期的新增的低保户17户,就应该是132户,根据省、市、县的要求,2017年4月底前,要对该村的所有贫困户进行全面精准识别,要将符合贫困户标准(省市县定的九条红线)而未纳入的贫困户经过识别后重新纳入,对已经纳入的贫困户如果不符合标准的就要被剔除出贫困户范畴。本人有幸参加了这次精准识别贫困户的工作,现就调查了解的所见所闻如实记录如下:

 

青铜关镇兴隆村地处镇安县城的东南方,距县城大约有60公里的路程,地处偏远大山里,交通条件极差,基本为山地,耕地面积少、缺乏经济作物,可真是“九山半水半分田”。这里的农户80%居住环境相当差,在入户调查的过程中必须是步行才能正真入户,除了主要干道有村级公路外,有的贫困户所居住的地方不要说是通村水泥路,连正常的人行路都举步为艰,30%的贫困户所居住房屋属危房,甚至有的住户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住房,租住别人的住房或者借住别人的房屋,有的贫困户原来可以搞劳务输出,现在由于身体有尘肺病等各种疾病或残疾,有的要照顾年迈的父母或者祖父母,或者要照顾孩子上学等各种原因,不能劳务输出。由于土地少,除种植一些粮食作物外,没有种植经济作物,很少的贫困户种植有魔芋、白芨、板栗等。养殖业的环境还行,很多农户已经开始养殖,或准备开展养殖业项目,信心十足。

 

现就其中有特点的几户做一下介绍:

 

魏某某,45岁,家住兴隆村一组,所居住的地点是村委会后面的一条沟的山顶上,属双女户,妻子刘某某,耕地有10亩全是山里坡地,林地45亩,除了种植粮食作物外没有其他的经济作物,以前妻子在家照顾家,自己出门在矿山打工,每年收入能养家,所以原来没有被纳入贫困户行列,现在由于小女儿得了精神抑郁症常年带女儿奔波于各大医院,大女儿在十里地外的村级小学上学同样要人照顾,家里就没有人种庄稼,这样夫妻两都不能出门打工,家里就没有了经济收入,还要给年幼的小女儿治病,所以这次申请了贫困户。

 

王某某,49岁,所居住的地点和同村的魏某某一样,不一样的是,自己一直单身,身体健康,人勤快,按说条件不错,不幸的是,从小就和他分家的弟弟现在在服刑,弟媳妇因为家里的日子不好过离家出走已几年,留下年仅5岁和7岁一儿一女,王某某毫不犹豫承担起了养育侄子侄女的重任,两孩子正值上学的年龄,王某某不能出门打工只有在照顾这两孩子的空余时间里种植一些必要的粮食作物外,养鸡养猪等。让调查组苦恼的是王某某申请的贫困户肯定是不符合条件,一人养一口,身体健康,每一年给别人做工能挣一些,加上自己勤快,日子也算过得去。但是自从为弟弟养了两孩子后,自己明显力不从心,每一年除了变卖一些农副产品,其他没有经济收入,两孩子不在其一个户头,孩子的父亲又在服刑,根据九条红线的第八条两孩子同样不能成为贫困户。

 

武某某,42岁,没有住房,没有土地,没有林地,典型的三无农民,13年前,武某某因为婚姻离开了兴隆村与妻子一起在妻子家居住,由于感情不和前两年离婚,自己带着一个12岁的儿子重新回到兴隆村,因父母早年去世,并没有留下任何值钱的东西,唯一的一点房基和一点贫瘠的土地在他离开后,其哥哥重新建房,当他再次返回时,他无法再向哥哥索要任何东西,因为其本来就是哥嫂带大的,回到兴隆村后,其哥嫂让出一间房屋给其居住,但是没有土地,没有林地的他只好靠常年打工为生,因孩子上学不能出远门,只能在家附近帮别人打打零工维持生计。

 

更让调查组揪心的是兴隆村一组的组长贺某某,56岁,其全家只有两口人,另外一个是其不能说话聋哑弟弟,自己觉得这次是个被评为贫困户的机会,也就写了申请,但是经过调查组评议后,仍然没有被评上,作为一组之长,本来应该带领大伙发家致富,可是因为是组长,平时帮助村委会完成一些公务外,在家照顾弟弟,不能出远门挣钱的贺组长,靠一年自己的少的可怜工资外,同样在本地打打零工,加上聋哑弟弟每天还能在承包地做农活,按说日子也能过得去,虽然经济上确实很困难,但是达到年人均收入3015元的贫困标准,作为一组之长应该是可以的,没有被评为贫困户,贺组长心里一直觉得委屈,多次找到村支书和调查组组长反映其的困难,并以不当组长为借口想享受贫困户的优惠政策。

 

黄某某,60岁,未婚,无儿无女,兴隆村六组人,其家住在兴隆村最偏僻一个大梁上,家有三间住房,是父辈留下的,三间房屋的其中一间房皮已坍塌,不能居住,只剩下两间(同样是危房),因其有轻微精神病,所以不做任何农活,房屋坍塌后从不修理,没吃的就到村委会找村干部要,其已被纳入贫困户,但到2016年年底,其已满60岁属兜底户,也就是五保户,但是这需要到民政局办理相关五保户的审批手续,办理过程中需要身份证、户口本、需要写五保申请、需要照片,农民一卡通、村委会证明、五保公示等相关手续。按说这不是问题,可是由于黄某某精神一直有问题,无法亲自申请,扶贫干部为了给其申请办理五保户,去找他要身份证,户口本,一卡通,其就是说啥都不给,扶贫干部为了能给其争取五保户名额,多少能有一点补助,没有办法只有到当地派出所找熟人,重新为其办理户口本,开户籍证明,用手机拍好照片拿到县城照相馆把照片洗出,然后写号申请后返回村委会,填写五保户申请表格,在村委会开具五保证明盖章后再赶到青铜关镇盖好章子,将所有申请的材料一并交到民政办办理。

 

于此我不再一一赘述,因为兴隆村的贫困户太多,所有被调查的贫困户,无论是以前被纳入的还是重新申请要求纳入的,那是各有各的致贫原因,每走访一家,心情就更加沉重一层,党中央到省、市、县逐级要求一定要将扶贫工作放在所有工作的首位,包扶干部到包扶单位一直也在想尽千方百计谋发展、找项目,想办法让这些贫困户尽快脱贫,然而不同的地理环境,不同的家境,不同的家庭情况,在短时间内一下子富起来,确实有很大的难度,所以我们的扶贫工作任重而道远。其实一个单位、一个扶贫干部来帮扶贫困户,力量显得那么薄弱,每每想起这些,我的脊梁都透着凉气,好像有一块沉重的大石头压在那,多么希望社会各个阶层中有能力有魄力的能人志士能够和帮扶的干部一起帮扶这些贫困户,让那些贫困户充满致富信心,看到致富的希望。

 

(作者:镇安县人民检察院 杜长春 编辑:刘剑平)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