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理论探讨 您的位置:首页>理论探讨
“寄存处冒领案”该定侵占,诈骗,还是盗窃?
“寄存处冒领案”该定侵占,诈骗,还是盗窃?
2018年07月09日   商洛商州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案情:大学生谢某将行李箱寄存在火车站寄存处,行李箱内装有贵重物品笔记本电脑,保管员张某给了谢某一个寄存牌,上面是个数字号码,寄存处明确约定取行李时认牌不认人。谢某不小心弄丢了寄存牌,王某捡到,冒领了行李箱并带走。对王某的冒领行为该如何定性?

观点一:王某构成侵占罪。王某捡拾到谢某的行李寄存牌,此牌具有物权凭证的效力。王某持牌即代表是物权人,张某并未基于错误认识而处分财产。应以谢某遗失物论,王某构成侵占。

观点二:王某构成诈骗罪。谢某是受害人,损失只能自己承担,火车站是受骗人,有处分权限和处分意识,只是处分意识错误,受骗人和受害人不是同一人,为三角诈骗。

观点三:王某构成盗窃罪,其冒领行为符合盗窃罪:“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违反被害人的意志,将他人占有的财物转移为自己或第三者占有”要件,构成盗窃罪。

笔者更赞成第三种观点,王某构成盗窃罪。

首先,保管员的职责是认号牌交付保管物,他没有处分财产的处分意识,可以看作是一个机器。捡到号牌可以看成对号牌的侵占,但注意只是寄存牌的占有,寄存物依然在寄存处箱里,处于一个安全的空间,此时谢某没有丧失对寄存物的占有。但因号牌本身没有价值,故王某的冒领行为不构成侵占罪。

其次,王某捡到遗失物,形成占有,王某拿着寄存牌去找管理员领取寄存物,有冒名领取的行为,但领取寄存物是认牌不认人,管理员不存在基于错误认识而处分财物,因此王某不构成诈骗罪。

再次,王某本案中的冒领行为,不符合侵占罪、诈骗罪的构成,但却符合盗窃罪:“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违反被害人的意志,将他人占有的财物转移为自己或第三者占有”构成要件,因此定盗窃罪。

需要注意的是,本案争议的核心在于“认牌不认人”的交付制度,这就类似超市入口的小票扫码寄存箱,别人捡到小票,去扫码取了寄存物。扫码寄存箱是机器,而机器没有处分意识,不能陷入错误认知,这也是机器不能被骗的主要原因,因此不构成诈骗罪。

另外有人将此案类比“拾得信用卡之后盗刷行为”,谢某将钱存入银行,银行给了谢某一张银行卡,持卡取款,谢某不小心弄丢了银行卡,王某捡到,持卡取款,是信用卡诈骗。但却忽略了,信用卡诈骗罪是法律拟制的结果,不可以类推,因此不能类推定诈骗罪。

(作者: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检察院 张超 编辑:王瑾)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