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理论探讨 您的位置:首页>理论探讨
谢某涉嫌诈骗案件之我见
谢某涉嫌诈骗案件之我见
2018年05月24日   商洛商州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案件基本事实:

谢某曾因诈骗罪被判刑七年,刑满后担任保险公司营销业务人员。赵某系谢某“狱友”,谢某担任保险业务员后,赵某先后在谢某处办理各类保险数十份。赵某本身是文盲,在谢某处办理的所有保单其本人均未阅读过,从签约到办理分红均由谢某代其办理,且所有分红卡由谢某持有,密码由谢某设置;王某为赵某侄子,系养猪专业户。谢某为获取高额提成,利用赵某对自己的信任,及赵某、王某养猪急需资金周转的情况,向赵某、王某虚假宣传,称办理A款保险可一万元贷款十万元,且五年无利息(实际上A款保险为一种分红险,保单贷款金额不得超过合同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扣除各项欠缺后余额的80%,每次贷款期限最长不超过6个月,贷款利率按签订的贷款协议约定利率执行);赵某、王某听信谢某宣传分别购买该种保险三万元,谢某从中提取佣金13800元,赵某、王某办理保险后并未获得贷款。

对案件的认识:

对于本案中谢某行为的认识,存在两种分歧意见:

第一种观点认为:谢某为获取经济利益,虚假夸大宣传,骗取赵某、王某各办理3万元保险的行为,构成诈骗罪。但对谢某诈骗金额的认定,又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应当以被害人因谢某虚假宣传做出财产处分的数额即6万元认定,一种观点认为应当以谢某实际获利金额即13800元认定。

第二种观点认为:谢某虽然在办理保险过程中存在夸大宣传嫌疑,被害人赵某、王某基于谢某的宣传办理了共计6万元的保险,尽管二人办理保险欲贷款的最初目的并未达到,但二人在办理保险后仍获得了一定数额的分红,而且谢某获取经济利益的途径是让客户办理保险,自己从保险公司按比例提成,其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故谢某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个人观点及理由阐释:

本人赞同第一种观点,认为谢某行为构成诈骗罪,且诈骗数额应认定为6万元。理由如下:

第一、谢某主体身份并不存在问题。

第二、谢某主观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有人提出谢某让赵某、王某办理了共计6万元的保险,6万元做为保费已经交给保险公司,并未被谢某实际占有。张明楷老师的《刑法学》一书中对诈骗罪既遂的基本构造表述为:行为人实施欺骗行为--对方(受骗者)产生(或继续维持)错误认识--对方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或第三者取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害。由此可见,只要被害人因为行为人的欺诈行为做出了错误认识并因此处分了数额较大财产,不论该部分财产被行为人取得还是被第三者取得,并不影响诈骗罪成立。另外,本案从表面上看,谢某获取经济利益是通过客户办理保险业务,自己从保险公司按照比例提成来获利,似乎并无不妥。有人据此认为,谢某获取经济利益系通过提成这一合理方式获取,并非非法占有。本人认为,这也正是谢某的高明之处,用这貌似合法的外衣,来掩盖了自己非法占有的目的。可以说,提成获利这一途径只是谢某非法占有的一件合法外衣。皮之不存,毛之焉附?6万元保费的性质已被质疑,由此产生的所谓提成能孤立的认定为合法收入吗?

第三、我国刑法中的诈骗罪在客观上表现为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较大公私财物。首先,行为人实施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欺诈行为;其次,使被害人基于该种欺诈行为陷入错误认识,并做出了行为人所希望的财产处分;再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本案中,谢某利用赵某、王某对自己的信任以及二人急于资金周转的软肋,虚构A款保险可快速、高额、无息、长期贷款的事实,隐瞒该险种附加贷款业务具有利率、贷款数额、贷款时间各方面严格限制的真相,使赵某、王某信以为真,分别做出了3万元财产的处分决定,最终办理了实际违背自身贷款初衷的保险业务。谢某行为客观上也符合我国刑法对诈骗罪客观要件方面的规定,应当认定其行为构成诈骗罪。1、有人认为,谢某在向赵某、王某宣传A款保险时只是一定程度地夸大了险种特质,并不属于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本人认为,首先保险险种也是一种商品,推销人员在对自己出卖的商品进行夸张描述,若没有超出社会容忍范围,则可不以欺诈认定。但如果欺诈行为达到使一般社会人都能够产生错误认识的程度,则应认定欺诈行为成立。本案中,谢某宣传描述的所谓A款保险可以无息贷款、且一万贷十万、五年内无利息的情况与该险种系有息贷款、贷款金额不超过保险总额80%、贷款时间不超过六个月的实际相差甚远。站在被害人的角度,赵某与谢某有着特殊的“情谊”,且在谢某处办理十余份保险都未出过问题,且赵某正处于为资金周转“病急乱投医”的阶段,这种情形之下,谢某推荐这种贷款保险无疑是“雪中送炭”,赵某自会毫不犹豫的办理;王某因日常已目睹赵某与谢某的密切关系,赵某已办理了该种所谓贷款保险,王某在由赵某做保人的前提后为尽快贷款成功自会步赵某之后办理该险种。至此,鱼儿上钩,可以收网了,谢某只需坐等保险公司依规定给自己提成即可。2、另外,有人认为谢某虽然欺骗赵某、王某二人违背贷款初衷办理了保险,但二人并未遭受实际经济损失,因为所办保险虽未给二人带来预期的60万元贷款,但二人也得到了一年几千元的分红,且手里也实实在在的握有一份保单,所以谢某行为不属于诈骗。针对行为人使用欺诈方法骗取财物,但同时支付了相当价值的物品,是否成立诈骗罪的争议,张军《刑法分则及配套规定新释新解》一书中认为,诈骗罪是对个别财产的犯罪,而非对整体财产的犯罪。被害人因被欺诈花3万元人民币购买3万元的物品,虽然财产的整体没有受到损害,但从个别财产来看,如果没有行为人的欺诈,被害人不会花3万元购买该物品,花去的3万元便是个别财产的损害,因此该书认为,使用欺诈手段使他人陷入错误认识骗取财物的,即使支付了相当价值的物品,也应认定为诈骗罪。张明楷《刑法学》一书中也认为,行为人虽然提供了价格相当的商品,但在告知了事实真相后对方将不付金钱的场合,故意就商品的效能等做虚假陈述,使对方误信商品的效能,而接受对方交付的金钱,但受骗者交换目的基本未能实现时,宜认定为诈骗罪。本人认同以上观点。本案中,赵某、王某的本意是要贷款来解决资金周转问题,因为谢某的虚假宣传,二人各自对自己3万元财产进行了处分,虽然二人因此均获得了价值3万元保单,也享受了该种保险的几千的分红,貌似取得了等价值的商品交换,但赵某、王某的初衷是购买保险获得贷款,而不是区区几千元的分红。整体来看,赵某、王某财产似乎并未因被骗受到损害,但就其二人处分自己这3万元财产来看,谢某隐瞒真相、虚假宣传,赵某、王某产生错误认识,因错误认识二人处分了数额较大财产,但处分财产后并未实现交换目的。因此,谢某行为还是应以诈骗罪认定。3、还有人认为,谢某行为应认定为民法上的民事欺诈,不应认定为刑法上的诈骗罪。本人认为,刑法意义上的诈骗罪与民法中的民事欺诈之间并不是对立关系,而是特殊与一般的关系。所以,诈骗罪与民事欺诈的界限不在于某种行为应认定为诈骗罪还是认定为民事欺诈,而是某种行为应认定为民事欺诈还是从民事欺诈中挑选出来以诈骗罪论处。根据张明楷老师的观点,凡是符合了诈骗罪的犯罪构成的行为,就成立诈骗罪,在认定行为成立诈骗罪后,不必再回头追问该行为在民法上是否属于民事欺诈,亦即,不能因为某个行为属于民事欺诈就否认诈骗罪的成立。本案中,谢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赵某、王某处分自己财产,且数额较大,应以诈骗罪论处。

第四、谢某诈骗金额应认定为6万元。我国刑法诈骗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本案中,赵某、王某因谢某的欺诈行为产生错误认识,从而各自处分3万元财产。虽然6万元并未被谢某完全控制和占有,但是一方面因行为人欺诈被害人处分财产后,该财产是被行为人占有还是被第三者获利并不影响诈骗罪认定;另一方面我国刑法诈骗罪所要保护的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所有权即包括了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赵某、王某因谢某欺诈行为受到损害的是共计6万元的财产的所有权,而非仅限于谢某自己获取的13800元;第三方面,从谢某为达到自己获取较少利益的目的让他人较大利益受到损害的角度考虑,诈骗数额也应认定为6万元。

(作者: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检察院 段俊波 编辑:吴冰)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