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检察文苑 您的位置:首页>检察文苑
荷塘花色
荷塘花色
2018年07月10日   汉中汉台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汉中的夏,是在清风中度过的,偶尔的热,也只像是阿婆在蒸馒头时稍稍露出的气,总流着那一嘴的农家味儿。吹一耳夏风,迎一脸朝阳,提上一把折扇,扇去刚出土的点点暑气,走向汉水滋润着的荷塘,赏一眼漫漫荷花田,犹如窃吃蜜儿一样偷甜偷甜。而汉中的荷塘,无需特定,只要有汉水人家,只要是田园风光,你总会不期而遇,就如同与初恋情人的邂逅,不仅一见倾心,更是一见钟情。

当日头还未露面,霞光也未迟到。走上乡间小路,一手捋一把清风,一手抚一米阳光,不等走近,遥遥而望的荷花儿早已在微风中风情摇曳,是婀娜,是窈窕,是绰约。你看不清她的芳龄,但知她天性一定奔放、热情又浪漫。当你迫不及待想靠近她,就不要怕将被迷倒的心醉。

单看漫天荷叶,正如朱先生说的,那是田田的,当风儿浪过,隐约着就会泛起一道道绿波痕。你推我攘,层层相累,密密相依,铺满了整个荷塘,一直到了天上的瑶池。荷叶儿也一个劲儿烘托起娇媚的芙蓉儿,如同古代正在争抢绣球的翩翩少年。

而那出水芙蓉,也最是人间娇媚。粉嘟嘟、红扑扑、白净净。花瓣儿层层叠叠,花蕊儿黄澄澄,就像小孩儿最喜吃的抹上黄油的甜甜奶糕。整个花身,纯洁无暇,如玉归真,真不愧是朱先生的“出浴美人”,干净得让人心怜又喜,怜喜得让人秀色可餐。可有的花儿却不会那样奔放,羞答答地欲开不开,待字闺中,完全就是活生生的黄花闺女,红着双脸等着凤冠霞帔、花轿逍遥、洞房花烛。更甚者,纯粹是个花骨朵儿,尖尖的朵尖,鼓鼓的朵身,厚厚的朵根,就像小姑娘微胖的脸蛋儿,又像小姑娘撅起的微微红唇,煞是可爱。

依远而望,荷花亭亭玉立,若说是争芳斗艳也不为过,像是霓裳羽衣舞中善舞的舞女,梳妆风骚,身姿妩媚,正在等待一曲飞歌,绝美舞姿便可醉人心扉;又像是误入了女儿国,满眼都是美人胚子,花姿不一,花心荡漾,娇羞地打探着我这个“与众不同”的男儿身;还像是王母娘娘一手调教好的侍女仙子,正把盏送肴,拨弦弄乐。看那相当美艳者,不正是六彩仙女吗。可话说的还有一位呢--原来七妹妹早已思凡下界了。

荷塘花色,清纯善良,动人脱俗,往来者甚爱。但爱有三重境界:一爱其“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此第一境,花美动人心,只知花貌,不知花心;二爱其“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第二境也,荷花之美,不仅因浓妆淡抹、沾粉染脂,更是她自持自重、自好自爱,正谓是“莲”“廉”同音谐义;三爱其“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乃第三境,花有花美,人有人爱,爱美、羡美,不能玩弄此美,更亦学美,学其“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溢清、亭亭净植”,用圣洁之心赏花、悟花、怜花,才应是处处荷塘中的最美花色了。

(作者:汉中市汉台区人民检察院 袁浩东 编辑:杜康)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