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检察故事大家讲 您的位置:首页>检察故事大家讲
那山 那情 那里的检察官
那山 那情 那里的检察官
2018年07月04日   黄龙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今天,天气格外的晴朗,工作好不容易轻松下来,我走出办公楼,站在空旷的停车场上,回头仰望着这座镶嵌着庄严的国徽的五层大楼,思绪飞回到三十年前。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刚刚步出校门的大学生,听说被分配到检察院工作,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检察官一个多么神圣的职业啊!我幻想着自己身着一身军绿的检察官制服,义正辞严地站在法庭上伸张正义,痛斥犯罪分子的情形,那将是多么引以自豪的场面呀!

那山 那情 那里的检察官

终于盼到上班这天了,当我跨入检察院大门的时候,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左侧是有着十二间平房的两层小楼,正面是四面窑洞,右边是四间瓦房,是院里的会议室。进入办公室,好些干警都是宿办合一,办公室非常简陋,甚至有点寒酸,一张三斗桌,一把藤椅。检察长住的窑洞,除了比其他干警多一对沙发外,再无他物。检察长名叫张福海,是一位50多岁,身材高大的老头,慈眉善目,初次见他,我以为这个老头脾气一定很好,应该说,张检察长确实脾气挺好,和蔼可亲,对待同志无论是学习、工作、生活都是事无具细地关心,但是,这老头要是发起脾气来,那也是相当的厉害。

上班后,我被分配在刑事检察科工作,不是跟着办案同志做笔录,就是校对材料,或者就是整理案卷,工作枯燥而无味。我甚至厌倦了这份工作。有一天,经我校对的一份起诉书送到了检察长的手里,过了没有十几分钟,我被请到了检察长的办公室,我兴冲冲地敲开了检察长的办公室,一进门,平时和蔼可亲的老头今天却满脸阴云,用严厉的目光注视着我足足有三几分钟,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嗫嚅到:“张检,您找我?”,“嗯!起诉书是你校对的吗?校对了几遍?”我没敢说话,默默地拿起起诉书看了一遍,没有什么地方出错呀,我又放下了起诉书,满脸疑云地望着检察长,他严肃的盯着我问到:“这个犯罪嫌疑人多大年龄”我说,16岁呀,“那你好好看看起诉书?”我急急忙忙拿起起诉书一看,啊!13岁!。那时单位上用的是一台老掉牙的铝字打印机,好些字看不很清楚,打字员可能把六打成了三,检察长拿起起诉书,语重心长地对我讲:“作为检察机关,肩负着侦查权、公诉权和监督权,权利很大,肩上的担子更重,生杀予夺、罪与非罪,我们必须把好关,踏实、认真才能保证依法办案,13岁?够罪吗?”。我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默默的退出了检察长的办公室。从那以后,无论做什么工作,我都能够踏实认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我时刻的提醒自己,我手中的权力,是党给予的,是人民赋予的,只有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才能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这也是我的前辈吴玉瑛、薛海发、石通明这些老检察官们传授给我的最宝贵的人生财富。进院以后,感受最深的是检察院的检察官们虽然生活比较简朴,没有办法解决子女及家庭的困难。但我从未听到过这些老前辈们的抱怨的声音,我听到的是他们对生活热爱的歌声,看到的是他们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忙碌的身影。

那山 那情 那里的检察官

刚进院时,院里只有一辆吉普车,下乡办案经常坐班车,班车非常少,好些乡镇也不通班车,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骑自行车或者步行。记得有一次,我们老科长薛海发,那年他应该56岁了吧,他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件中,突然有一天下午,白马滩派出所打来电话,说受害者家属正聚集一帮人,前往犯罪嫌疑人家中闹事,事态非常严重。放下电话,薛科长叫上我和另外一名干警赶紧出发,连夜步行80余里地赶往事发地,到那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5点多钟,我又累又饿,脚疼的是实在挪不动,满脚的血泡,再望望年迈的薛科长更是筋疲力尽,但他连口水也没顾上喝,急忙和派出所的同志赶往当事人的家里,做双方当事人的工作,经过八九个小时苦口婆心的劝说,终于以真情和真诚稳住了受害者家属的情绪,避免了一场暴力事件的发生。随后,他又认真仔细的审查案卷,迅速将案件提起了公诉,最终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受害者家属为了感谢检察官,挎着一篮鸡蛋,抱着一只大公鸡送到薛科长家,但都被他谢绝了。记得薛科长最常讲的一句话是:“作为一名检察官,特别是你们年轻人,要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把握住清廉,要用我们的人格来匡扶正义”。

三十多年来,我院所办理的刑事案件无一件错案,件件成为经得起历史考验的铁案,干警中从未发生过违法违纪案件。老一辈检察官将忠诚、清廉、执法为民的接力棒传承给了我们,虽然我们这一代检察官的日子也很清苦,但是我们却能坚守住清贫,坚守住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把我们的青春与热血全部投入到我们所热爱的检察事业。

随着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我们院的条件也在不断的改善,1995年,我们告别了四合院,搬进了新的政法大楼,更主要的是,我们的交通工具也在不断地更新,小轿车变成了桑塔纳,桑塔纳继而被两千、三千……所代替。我们更是告别了打字、油印的手工作业时代,取而代之的是打印机、复印机、电脑等现代化的办公设备。

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检察工作对检察官的要求也在不断地提高。大学生、本科生,一批批新鲜、健康的血液相继被输送到了检察院,知识渊博、机智果敢、聪明活泼、吃苦耐劳是年轻检察官最优的品格,但最值得称道的是这些年轻检察官对检察事业的无限忠诚。还记得那一年反贪局干警吴博的妻子快分娩了,他却有一个案子要远赴河南出差。领导让他在家照顾妻子,但他却坚决地拒绝了,他说“这个案子是我主办的,其他同志不了解案情,河南这么远,取证不容易,还是我去吧”。他把妻子托付给朋友,依然前往河南出差,等他从河南归来时,女儿已呱呱坠地了,母亲的训斥,妻子的泪水,他都以嘿嘿的笑声一掩而过。抱着襁褓中的女儿,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愧疚!

是啊!作为一名检察官,虽然我们也爱自己的父母,也想给妻子一点浪漫,给儿子一些爱抚,但这些都被那厚厚的案卷,错综复杂的案情所替代,忠孝两全、夫妻甜蜜、疼儿爱女都成为梦中的痕迹、无限的期盼。

儿女情长对于检察官来说不算什么,最难的是被朋友,亲人的误解,不理解。黄龙县城小,人少,关系错综复杂,办理自侦案件的时候,案件刚开始初查,说情者都蜂拥而至,有同学、亲戚、朋友,还有的是送钱、送物,每当此时,我们的干警都是婉言拒绝,讲法律,讲道理。经常被人斥为冷漠、无情、狠心肠,但我们这些年轻的检察官都能一笑而过。所有这些,都是源自我们胸前佩带着的是国徽,我们能够穿透情欲的迷幻、越过钱权的沟坎,以对祖国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对法律正义的执着追求,以检察官特有的方式演奏着情与法的华美乐章。

12年前,我们搬进了新的检察办公大楼,专用的办案区、监控室一应俱全,办公室宽敞明亮,我们的办公条件得到很大程度上的改善。最近这几年,我们深入实施科技强检战略,一批现代化智能设备的广泛应用进一步推动了检察工作智能化,智慧检务建设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效果,科技的融入让我们的工作如虎添翼……

“大姐”我正想着,一声清脆的呼唤声,把我拉回现实生活中,我看见几名年轻人在阳光下正朝我走来,这是去年我院刚刚招录的大学生,他们阳光、充满朝气,就像我当初进院一样,望着这一张张年轻的脸,再次仰望我们的检察大楼,我心中无限感慨,我们检察院的明天将会更加美好!

(作者:黄龙县人民检察院 周瑾玲 编辑:胡安辉)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