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检察故事大家讲 您的位置:首页>检察故事大家讲
从检十年
从检十年
2018年05月30日   扶风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最近,被一首很火的“机关民谣”刷屏了。由江苏高院两位才子法官创作的《宁海路75号》,听得我真是热泪盈眶啊!作为检察院里的一员,自然会产生情感共鸣。关于逝去的青春,流转的光阴,走过的岁月,身在机关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番感慨和怀念吧。

从检十年

2007年,7月,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暑热,偶尔掠过的风也是热辣辣的。我站在县城老区的八一路南口,与主街道交叉的十字。老区那条唯一的主街道,当年也是车水马龙,非常繁华。盛夏的阳光透过茂密的国槐树叶照在我的脸上,那时的我刚走出校园不到一个月,拥有着最灿烂的青春,和充满期待的未来。我抬起头,县城宾馆五层楼顶的大钟,高高地矗立在半空中,每个整点响起的“东方红”曲子洪亮悠长,传遍小县城的角角落落。我的面前是一栋五层的办公大楼,它老式、陈旧、简陋、静默,对于刚从明亮宽敞的现代化校园走出的我而言,对于眼前这个自己即将踏入的工作环境,心头曾掠过一丝失望,但却转瞬即逝,因为这落差与失望感瞬间便被心中的一团火燃烧得没有踪影,眼前楼房灰暗的底色也被照亮了。这一天,是我去扶风县人民检察院报到的日子,我的从检生涯从这里开始。

单位的办公楼是当年的公检法大楼,建于八十年代初期,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同在一栋楼上办公。公安局占据大楼的西半部分,检察院和法院共同享用大楼的东半部分,在这半部分中,法院在东边,检察在西边,就整栋大楼而言,检察院在最中间。楼里的光线十分昏暗,尤其是走在一二楼的楼道看不清迎面而来的人的面目。我在二楼的院办公室报到,这间办公室只有十来个平米,坐两个人,里面的柜子、桌椅都是七八十年代甚至更久远一些的木制款式。

楼上的办公区域主要分布在一二楼,三楼和四楼是单身青年的宿舍,那时楼上住着的年轻人不少于十个。我的宿舍在三楼,这间简陋的房间,曾经却是我的幸福小窝,我在那里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也是最后的单身时光。年轻人们会在下班后串门,在楼道里各自做饭,相互品尝对方的厨艺。冬天,办公室取暖用的是蜂窝煤炉子,我每天晚上在办公室待到很晚,离开时换好煤封好炉子,第二天早上即使其余办公室的炉子都灭了,从院办公室里便可引燃全院的炉子。那个冬天我将自己守护炉子的心情写下来,那篇《炉子情怀》是我在《宝鸡检察》发表的第一篇散文。在这栋楼上,我们经历了2008年1月的大雪,大雪阻隔了交通,破坏了电路,那一段时间县城限电,每天都停电到深夜,我们一群年轻人只有围在火炉旁,聊天到深夜,曾经我们经受的寒冷、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但那些温暖的情景依然留在心里。在这栋楼上,我们也经历了汶川大地震,2008年5月,一切被那场地震打乱。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都在躲震防震,我们睡在宿舍不敢关门,将啤酒瓶倒立在地上,半夜一次次被附近村子的狗吠声惊醒;我们也曾在大楼门口露宿,被清晨街道的拖拉机声音惊醒。那一段时间,我都是将办公室的电话绑定在手机上,移动办公。而这栋老楼,在几十年的时光侵蚀中,经历雨水冲刷,遭遇地震晃摇,它已经千疮百孔,破旧不堪。

2010年5月10日,初夏的空气里弥漫着喜悦,蓝天白云之下,崭新的检察综合大楼立在县城新区北一路上,简洁美观又不失庄重肃穆,威严的国徽在阳光下闪耀。我们的检察技侦综合楼在各级领导的关心与支持下建成并正式启用,实现了几代扶风检察人的梦想和期盼。从此,扶风县检察院迎来了崭新的历史时期,扶风检察事业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随着办公环境的变化,机关面貌焕然一新,院党组围绕如何实现检察工作的创新、突破和发展,认真总结经验,反思差距,多方研讨论证,确定了新的工作思路和奋斗目标,形成了扶风检察工作发展理念。历经几年时间,经过几届班子的共同努力,形成了“以业务工作为中心,以队伍建设为根本,以规范化为引领,以信息化为支撑,以制度化为保障”的大好局面,走出了一条符合扶风院情实际的科学发展之路。我院先后获得了“全国检察机关科技强检示范院”“省级文明单位”“省级卫生先进集体”、首批“省级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示范单位”“市级平安单位”“全市检察机关先进检察院”等二十余项市级以上荣誉,连续多年在全县目标责任考核中被评为优秀单位。

这个十年,伴随着扶风检察院的变化和发展,我也一天天成长进步着。我是被作为文秘人员通过公务员招考进入检察院的。在院办公室从分发报纸、收发文件、接听电话、管理档案等各种小事做起。工作之初的我没有任何经验,只凭着一腔热血扎头于琐碎纷杂的工作中,也常粗心出错,愚钝的我从这日复一日、点点滴滴的工作中慢慢积累、感悟,渐渐成长与成熟。身在综合岗位,除去能够做好各种繁琐的事务性工作外,更应该成为一个出色的文字工作者,能够写一手好的材料。工作第一年,我写的许多个豆腐块信息发表在《检察日报》上,我曾有过一点沾沾自喜。可是对于重要的公文材料,在很长时间里我难以驾驭,感觉像是一道屏障设在我和公文之间。我没有想到多年以后,这道屏障会被我推倒,对于生涩的公文也渐渐写得得心应手起来。我明白,在文字工作这条路上,我需要从不间断地学习与操练。

办公室常被人形容为一个“恶水桶”,而我一头扎进去八年时间,得到的锻炼与受过的委屈日后都成为我成长中的一笔财富。我工作的第八个年头,岗位调整到了政工科,同样是检察院里的综合部门。政工工作涉及检察队伍的方方面面,工作内容更庞杂,工作要求更严更高,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政工干部,我又开始了新的学习锻炼之路。

在我工作的第十个年头,迎来了司法体制改革,一次历史性的大变革。这一年,员额制检察官改革、检察人员分类管理改革、内设机构改革、职业保障改革等等全面展开,检察工作迎来新的机遇。按照人员分类管理制度,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检察行政人员。从检十年,有所遗憾的话,就是我没能体会过办案的种种。但在综合岗位上,我把干好最平凡最繁琐的工作当成人生最大的修炼,在日复一日的琐碎事务中,在经年累月的文字工作中,那些我曾一遍遍触摸过的档案,写下的一篇篇文字,熬过的夜加过的班,无法描述的一件件繁琐事情,这些都见证了我十年的成长,积淀在这十年的光阴里。

十年中,我目睹了许多次的迎与送,不断有新人被招录进来,为我们的队伍注入新鲜的血液;也有人不断地离开,退休、调离或辞职。在这迎来与送往中,我也不再年轻。我依然记得刚上班那几年,领导逢人就介绍我们几个刚进院的年轻人,“这是我们院新招来的大学生”,对方总是带着感慨与赞叹的口吻:“多年轻,多美好的年纪啊!”不知不觉中,如今当我面对新进的年轻人时,眼里也泛起了羡慕的神情。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她只是一个人一生中的一个小节,却是从业生涯中的三分之一。这个十年,是我收获最大、最难忘的十年。十年里,我总是怀着感恩之心对待我的工作,穿在身上的“检察蓝”,带给我很大的荣耀和沉甸甸的责任,我明白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是光荣而神圣的。对于在工作中曾给予我指引、鼓励和帮助的每一位领导和同事,我都心怀感激,铭记于心。

2017年的7月,依然是一个炎热的暑期。我站在单位门前,看到院内的树木都已长得粗壮茂盛,在绿树掩映下的检察大楼已不再崭新如初,但它在扶检人多年的奋斗及获得的荣誉中凝结了很多的故事,闪耀着更大的光芒。我面前的这条北一路,它只是新区众多街道中的一条,如今的县城新区,一座座高楼耸立,一条条宽阔街道,向各个方向延伸或交汇,县城已俨然一个繁华的城市。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时光流转、岁月更迭中,人和事物都发生了太多太大的变化。岁月匆匆、青春不再,当年那个刚刚跨出校门的年轻女孩现已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肩上有着更大的责任。从检十年,我对检察工作有了更深的了解和更多的热爱。下一个十年,我想我会依然在这里默默坚守,让刻苦、坚韧、进取、不卑不亢的品质真正浸透进自己的骨子里。

(此文写于2017年7月)         

(作者:扶风县人民检察院 姚芮 编辑:吴冰)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