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办案手记 您的位置:首页>办案手记
吸毒十年的“致暗时光”
吸毒十年的“致暗时光”
2018年01月31日   本站原创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近年来,毒品犯罪越来越多,数量数来越大,犯罪嫌疑人的年龄也越来越小,令人扼腕痛心,今天,公诉人为您带来一个吸毒十余年的毒犯的故事。警醒各位,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犯罪嫌疑人老G,43岁,又一次因涉嫌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审查起诉,属于毒品再犯,又曾因盗窃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五年内再犯,属于累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规定,应当从重处罚。

敢吞刀片的狠角色

隔着铁窗,老G坐在我面前,阳光从讯问室外楼道高高的窗户里透进来,他的脸藏在阴影里,让我一时有些看不清。

100多克的毒品被公安干警现场从身上搜出来,老G自知天网难逃,他说犯事前就觉得心里慌,为了躲避刑罚,他提前将一个刀片用塑料胶带缠起来并吞下去。现在刀片已经取了出来,手术的伤口也正在愈合。

干过公诉的人都知道,吸毒时间长的犯罪嫌疑人属于比较难讯问的那种。因为从他们的嘴里很难听到一句实话,他们对毒品犯罪的法律条文的了解,对毒品犯罪案件的研究远远超过一个正常的社会人,他们知道怎样回答对他们最为有利,可以最大幅度的减轻他们的刑罚,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打感情牌,什么时候应该闭口不言,有时候即使在公安讯问和检察机关审查过程中认罪伏法,但在庭审过程中随时可能翻供,有时候即使证据确实充分,他们也能言之凿凿的给自己找到脱罪的理由。

当我们已经准备好要打一场硬仗的时候,出乎意料的,老G居然十分配合,他抬头看看我和同事,面无表情的说,“反正已经被抓住了,我认罪。”

讯问很顺利,问完后,我和老G多聊了几句。

 

吸毒十年的自囚者

老G吸毒已经十余年了,染上毒瘾之前,他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虽然辛苦些,日子过得倒也波澜不惊,后来认识的人多了也杂了,一次在一个朋友的劝说下,吸了第一口。“交友不慎”,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一双手这样说,那个朋友告诉他,毒品海洛因不像冰毒会伤身体,只要找个地方停吸几天就戒断了,他没有想到,这样一吸就是十多年。刚开始1克毒品可以维持一个星期,后来一天需要3克毒品,到现在注射毒品都找不到血管。中间曾经自己戒断,去戒断机构戒断,服药,心理治疗都试过了,但很快就复吸了,因为吸毒,他的亲戚已经和他不再来往,他的朋友躲着他,他的交际圈就是吸毒的那些人,话题也不外是哪里的毒品纯度好价格便宜,做的事情不过是把打火机气门调到只冒蓝烟的火苗,把锡纸抹平,对折,接着把打火机调到小火,把毒品倒在锡纸上,小火烧融,凝结后用吸管均匀的吸气,然后猛地吐出一团烟雾,如登九天,之后是继续下一轮找毒吸毒的生活。

为了戒毒,他换过很多地方,他以为换个环境就能慢慢戒掉,但事实是对他来说,哪里都一样,都是地狱。

 

“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其实都知道,

一旦吸了毒,人就不是人了......”

老G吸毒十余年的时间里,其实有一大半的时间是在监狱里呆着的,为了吸毒,他触犯过盗窃、贩毒等罪名。

“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其实都知道,一旦吸了毒,人就不是人了,为了吸毒,坑蒙拐骗,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清醒的时候,我们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人了,想死的心都有,但当毒瘾犯了,就想要毒品,剩下的什么都想不到了。”

老G说,以前家里的日子过得还好,开了棋牌室,自己又开出租,有个媳妇和儿子,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今年儿子刚刚上六年级,媳妇前些日子又给他添了了闺女,一儿一女凑个好字,可惜他没有福气看孩子长大了。

老G停了停说,前些日子在医院住院的时候,见着媳妇了,他跟媳妇说了,这次进来,时间可能会很长很长,让媳妇再找个人家嫁了。等自己出去,孩子可能都已经长大了,不指望孩子照顾自己了,如果出去还给他们做点什么已经就知足了。说到这里,老G眼睛有些红了。

我一直在听他说,他似乎也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他说这次进了监狱,也许能离开毒品很久很久,这么久的日子不知道能忘了毒品不,出去还能像人一样活几天不?这点希望好像已经成了他的救命稻草。有点盼头总是好的。

老G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期间一直看着自己的手,很少抬头,像是在给自己的手说,听他说的话像是一个负责的丈夫和父亲,但他的责任在毒品面前不堪一击。

戒毒对吸毒者来说是个太难的话题,至少我没有见过或者听过有哪个吸毒的人真正戒掉毒瘾,开心、难过、沮丧、人世间最正常的情绪变化都会成为他们复吸的理由,一个念头没有想过来,就前功尽弃,而更多的人是早上刚从监狱出来,下午就在毒品的烟雾里欲生欲死。

毒品并非像我们所想,是个奢侈品,如果他的价格高昂,也许吸毒的人还会少一些,它的可怕之处,恰恰就在于它的价格刚刚好,不会便宜到遍地泛滥,又不会高不可攀,当你刚刚吸毒,可能你的经济能力还负担得起吸毒的费用,一旦毒瘾深入骨髓,你的收入已经远远达不到需要吸食毒品的量,那时的你早已无心工作,你将从一个吸毒人员变成一个吸毒犯罪分子,不要对自己的自制力那么自信,你连烟都戒不了,你以为你凭什么毅力来战胜毒品。

想起曾经我听当缉毒警察的朋友说过,他们在追捕毒贩时,擦过他们耳边的嗖嗖的子弹声以及突然中枪倒下的战友,常常让他们深夜里在梦中惊醒,吸毒的人以自己的一生和家庭供养着犯罪集团,很多人往往只是因为好奇。

大概是我们的宣传方向错了,我们强调毒品难以戒掉的原因是极度的快乐感,但老G说,一旦染上毒瘾,你体会到的不是极度的快乐,而是唯一的快乐,因为你再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工作,没有未来,只有行尸走肉的片刻快乐。

请,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作者:凤翔县人民检察院 刘晶莹 编辑:祝长英)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