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主管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承办
联系我们 投稿 SXJCMAIL@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书香检察 您的位置:首页>书香检察
正义之源泉:自然法研究
正义之源泉:自然法研究
2016年03月02日   本站原创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率:  

 正义之源泉:自然法研究

作者: 吴经熊

出版社: 法律出版社

译者: 张薇薇

本书是吴经熊先生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于美国的西东大学教书时,所写成的可以谓为吴先生最为集中而纯粹地论及他的法哲学思想的专门学术著作,体系严谨、法哲思紊密、内容生动活泼,法律哲学和司法哲学、基督宗教思想兼及中世纪经院哲学思想的自然法学论证、美国司法文化理解和中国哲学文化理解,都达到了一个糅合、大同和通汇的气质与旨趣的高度。全书文笔妙曼、生动诙谐、真挚坦白,在法哲学探讨之中渗透出人生和灵修境界,亦可为宗教和哲学学术界参考。

吴经熊先生在本书中,以阿奎那的经院法哲学和基督教教理为根基,将正义的自然法基础,作一番追根溯源之法哲学探究。可以说,相信耶稣、相信上主,与吴先生同时相信的自然法和正义的源泉,乃是一体的、一统的。全书且以英美普通法的理解脉络、从圣经文字,映照到正义与自然法的实在,而将自然法理解为一种法的正义观,都可从伦理、良心、衡平、公正、真善美等维度,以及心理学、司法哲学与普通法史等角度予以检验和论证之。

读者可从全书正文内容中的自序,即吴经熊先生之于自己的法哲学之总括描述,第 一部分普通法法史的自然法正义观念的梳理,第二部分圣经经文的映证,尾声部分的正义与真善美之关系,得到一个全面的观感与体会。

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为《正义之源泉:自然法研究》所作之序——一座文化孤城的灵性自白

先生大著,成书于异国他乡漂游岁月,适值故国新旧鼎革之际,则其内心之忧戚孤苦,遥望文化神州之苍茫独立,可想而知。乘桴浮于海,天宇海疆,苦度余生,是那一辈华夏学人中年以后,不少人的被迫选择,而造成一波文化难民现象。当年西东大学法学院同事回忆,彼时“约翰·吴”身着中式长衫,时常踽踽独行于校园,沉默寡言,一意徘徊,可为其写照。是啊,区区之地,暂寄萍踪,一腔心事,宁与谁说!因而,仿佛落拓不羁的形貌,看似格格不入之举止,展露的实乃郁郁乎之人格,一座文化孤城的苍苍冥冥,岂惟衣冠,岂在身外。今日捧读大著,时空悬隔,究迹原形,犹闻心声,真所谓时间无情,而历史有意,仿佛间,先生魂魄回归故里,华夏文脉又接上了头。

抑或,纵便人事阻隔,斧钺交加,而一脉如缕,精神不屈,宁能断乎!

此时此刻,冥想先生异国他乡飘零岁月,不禁感念世间黄土,予书生一席之地,好歹落脚,倒为我华夏神州保留下读书种子。

其实,吴先生一辈,可谓夹缝中人,处新旧之际,置中西两端,辗转徘徊,欲有所建树,而终究裹挟于时代大潮,甚至,为湍急汹涌的时代大潮所吞噬。盖因遭逢前所未有的古今中西时代,他们对于中西两端皆有体贴,于古今利病多所觉察,特别是对人性善恶尤有感受,而比同时代人多理解一点,更往前看一步,则同情既深,痛苦也更为深彻,绝非一面倒的乐观天真或者决绝愤懑所能打发,也就不是高歌猛进或者披裘负薪所能解决。因而,浊世奔走,行志古今,难分难舍,归去两徘徊。做一点是一点,走一步算一步,将无限心愿落实于洒扫应对,于俗世杂务尽心尽力中安顿身心,构成了吴先生一辈的大致人生。回头一看,真是个人在世间,时代弄人。而此中隐曲,无法通达于时代,难以晓谕给苍生,遂化转为纸上风云,于日乾夕惕中积攒斯文,而期期于重缔中华文明的意义世界。“日知其所亡,月不忘其所能”,描摹其形貌,概乎其心迹。前文说“一腔心事”,此为一端也。

因而,先生大著,用于明堂辟雍的高鼻深目学子课书,首先“照着讲”,讲述那一方水土的法意忧思、灵肉情愫,由此搭建起一个心灵忆旧的精神天梯,为天涯孤旅建造了一个暂泊的港口。此为常业,非恃德生公之才华始可为者。关键是后面的“尾声”,看似轻忽,实则衷心所在,志在“接着讲”,而为这一趟思想旅程收束,终落实于归置人事而料理人世、造福人生而慰藉人心之法意根本。由此努力,则法律这一人事与神事,恰如吴先生所述圣托马斯的话,遂成“一门引导与规范人类生计生活之艺术。”前文所谓“一腔心事”,此亦一端也。

也正是在此,先生循沿圣托马斯主义理路,铺展其法意,呼应于人意,温文谦和的思绪内里,却是不折不扣的中华文明底色。在他心中,法律以正义为旨归,为此鹄的,真善美俱出,为法律塑身定型,图的还是造福人间。毕竟,如其所论,在道德与德性层面,正义至高无上。经由恩典的帮助,基督要求世人去培育一种更为丰茂浩瀚的正义理念,此种正义理念,先生夫子自道,“不过是爱的别称罢了。”由此,法律因为秉持普世之爱,方始以正义为本质,而普世之爱无远弗届,降临每一凡尘个体,要求法律时刻不忘给予每一个体以公道。首先是公道,最终还是公道,公道即爱,爱才是这个世界的永恒福音。法律无爱,即为恶法。

但是,吊诡在于,如先生夫子自道,虽说在上主那里,爱与理性,正义与仁慈,善与美,早已浑然一体,然而,此在人间之芸芸众生凡夫俗子,却并非皆能、皆愿将此特质混融身心、和合为一。盖因它们彼此关联,指向一个统一的本体论之源,却各有畛域,各司其职,因而,时有龃龉,令凡俗无所适从,身心失调,也就怪而不怪。是啊,为真之事抑或不好,好的抑或不美,导致所谓合法不合理,合理不合情,合情不合法,诸如此类,让我们灵肉分裂,精神错乱。此于大转型之古今中西时代,尤为凸显,道出的是人间乱象,潜隐的却是理性与谵妄、人性与兽性、此在与彼岸的激烈争执。而且,放眼望去,俗世人生,一个有限度的世界,为有限理性所建造,在这里,“好的品质并不能充分成长至圆满,且很少能够合而为一”,注定一切纠结,冥冥皆有定数。也就因此,法学家沉潜其间,含咏神俗,缝缀事实与规范,将它们牵引联合,终于养育出仁爱信义公道和平的灿烂花朵,既为志业,更是天职,却也是可遇、可求却终究常常不可得。毕竟,人世错乱而有情,确由真善美构成,虽说并非时时处处均得将此终极价值之三维“充盈整全”,但它们倔强成长,散布于每一点滴。这不,真,为正义之基石;善,为正义之目的;而美,正是美呢,则构成其本质。

在此,吴先生喟言,“一件法律或判决之正义,取决于它是否建基于真,其是否导向一个善好的生活,以及其气度意向能否合乎臻达那终极之所归”。如此这般,公义如日月普照人世,在“法律是事实与理念、神性与人性的交汇域,如那莲花般,它把根深植到淤泥里,但却开出朝向天籁的圣洁花朵”;如此这般,万民庆幸,和平在大地,“颤抖钦佩于如此美妙的宇宙中之生之悦乐”。约莫十年后,先生回归华夏,再度以“正义”为题开讲,援引肴子所谓“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为此结题,而痛斥人间恶法之“刻薄寡恩”,则前后相连,一脉牵引,所谓“一腔心事”者,原来在此。

职是之故,假题“正义之源泉”,仿佛陈说往事,缕叙圣道,而其实,不外“花果飘零”之际,一座文化孤城之灵性自白,伟大的自我申说之苍凉与欣悦也!

而万流归宗,中华文化之存亡与中国人生之安危,普世冷暖和人间祸福,构成了一切法意与人意之所在,更是天意和神意之所终。前文所谓“一腔心事”,归根结底,此为荦荦大端者也!否则,要那些法律呀,上主呀,神神鬼鬼,唠唠叨叨,做什么?!

 译者心驰东西,体悟神意和天意,还原人意与法意,上天入地,感通连贯,苦心经营,代为先生言声,允为隔代知音。而译笔雅致,气韵生动,意象清远,高山流水,想德生公在天有灵,亦必欣慰于吾道不孤。今日华夏,日新又新,早非德生公飘泊之际所能比拟。但是,安宁和平,繁荣幸福,仁爱诚信,公平正义,依然是还必将是天地之经纬,也是人性之所归,而为政制和法制必当依循之轨辙。如此,则新译刊布,一卷在手,人意盎然,法意肃然,天意皓然,而著者有福,译者有功,读者有幸,怡怡然,泱泱乎,好一个美好人世间也!

 一袭长衫,气象万千,魂兮归来,吾土钟磬齐鸣矣。

 

 

  • 陈抟老祖华山清修

  • 马嵬--现代历史和远古神话的交汇

  • 大姑墓与女史学家班昭

  • 照金这片天

  • 探寻薛家寨革命旧址

  • 关中社火

  • 凤飞羌舞·古羌新韵

  • 陈勤刚关中民俗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二

  • 昝英辉摄影作品之一

  • 内蒙古检察官宝音摄影作品:情系草原

  • 宋锁林摄影:飞翔的朱鹮

  • 中国最美小城凤县梅花园漫游

  • 宋锁林摄影作品•大山里的冬天

  • 宋锁林摄影作品•一路秋色

  • 祝儒林书画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