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SXJCMAIL@163.COM

绝情的老李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6日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再次响了起来,我伸长脖子看了看这个不到一上午就已打过不止四、五次的电话号码,“师傅,又来了!这次还说你没在吗?”

……一阵沉默后,师傅径直走过来,拿起电话,“对,是我,我是老李,不好意思刘局长,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了,你这样,我们还怎么办案啊?”咣当一声,师傅黑着脸挂了电话,顺带着嘀咕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案子还没审查终结,就已经被他们给定性了!”

这是发生在我刚上班不久的一件事。事情是这样的,师傅老李审查批捕的一起未成年人转化型抢劫案件,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张小虎与县某局的刘局长是亲戚,所以案件刚分到手,刘局长的电话跟着就打了进来,师傅一听,冲着我连连摆手,“刘局长,我师傅他出差了!”我也只好拿着电话撒谎“要不我让他回来了给您回个电话!”。“怎么这么巧,算了,我一会打给他!”于是就有了开始的一幕。

“你不是说张小虎的年龄存在疑点,可能不够逮捕条件吗?那为什么咱们不直接告诉刘局长这个情况,也好落得个顺水人情呢?”见师傅还在生气,我不解地问道。

“案子存在疑点我们可以要求公安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调取证据予以证实;但是小杨你要记住,咱们审查每一起案件,都应当对当事人负责,对事实负责!而不能因为犯罪嫌疑人是某个领导的亲戚就违反办案规定。”师傅说完,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你赶紧填一张出车单,下午咱们去下趟村,再了解了解情况!”

公安机关移送的户籍证明上显示张小虎出生于1999年6月25日,即案发时已满十六周岁,但在接受师傅讯问时,张小虎却供述说自己真实的出生年龄系2000年6月25日,这整整一岁的年龄差距可能会造成张小虎因不够刑事责任年龄而被释放,但侦查机关却坚持以户籍证明上的年龄作为认定依据,鉴于此,师傅决定带着我亲自去张小虎的户籍所在地去调查取证。

“小虎的真实年龄是2000年6月25日,这是最先的那个户口本,当时登记的年龄都是对的,后来在变户口本时,被写成了1999年,当时我们觉得大点小点也没什么影响,所以也没太在意……”张小虎的父亲给了我们一本有些破旧的户口本。

“小虎和我家二妞是同年生的,都是2000年6月生的,这个不会错……”

“小虎那孩子是我给接生的,就是2000年夏季生的,不会错的,因为我那年刚在乡卫生院上班,记忆特别深刻……”

“……”

经过整整一个下午的调查取证,最终我们取到了包括村干部、当年的接生医生以及相关村民在内的证人证言、原户籍登记证明、张小虎出生医学证明等相关证据共十余份,足以证实张小虎案发时确实不满十六周岁,回到单位,师傅就开始加班加点的整理起了资料,第二天一上班就去了看守所,回来后又一刻没停的向领导做了汇报,终于在案件被移送审查逮捕的第二个上午下班前,将不批准逮捕决定书连同所调取的相关证据一并送达侦查机关。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又响了,看着熟悉的号码,我直接将电话给了师傅。“谢谢你,老李……”电话那端刘局长的话很清晰地传进了我的耳朵,“这不是因为给你面子,而是基于事实、尊重法律的结果”,我怎么也没想到,师傅竟然会如此干脆地回绝了刘局长的这个顺水人情。

(作者:岐山县人民检察院  杨浠  编辑:王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京ICP备0502626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0108277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新街1号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邮编710004

Copyright 2012 by wwww.sn.jc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tec